设为首页 | 设为首页  
  行业动态
中国国家域名“.CN”注册保有量跃
2014年中国互联网大会将于8月26日
支付宝史上最大福利:将有365个用
谷歌六年遭遇37起反垄断调查 全球
腾讯吞噬通信业 取代三大运营商指
互联网企业要增强创新发展的紧迫
谷歌算法即将被淘汰?
2010年微博月度有效浏览时间上涨
截止年底中国网民达到4.5亿
google将成为网络运营商
专业瑞安做网站,百度优化推广服务
电话:0577-25655858 25655859
QQ:372248606 13449698
 
 
腾讯吞噬通信业 取代三大运营商指日可待
作者:瑞安网络公司 日期:2013年11月25日 来源:http://www.cnwlgs.com 浏览:

近日,腾讯微信“电话本”业务正式版推出,增加了拨号、联系人和短信等通讯功能,这是腾讯微信替代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语音和短信业务又一个标志性事件。
腾讯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在电信市场开疆封地,不期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短信和语音将被微信取代,即便尚有遗存,也没有丝毫利润可言。
尽管国务院、工信部等政府部门提出的通过信息消费、4G拉动国民经济,但是不能拯救运营商被沦为管道的宿命。
微信取代短信和语音
这次微信推出的微信电话本业务,有以下几个突破:
1.拨号:识别号码名称和归属地;识别和标记骚扰电话;支持IP电话,省钱好办法;解放双手的语音拨号
2.联系人:拉取联系人的微信头像;自动备份和整理联系人;我的名片,可以生成二维码,或者分享到微信。
3.短信:智能拦截垃圾短信和黑名单电话短信;智能归档106通知短信;对重要联系人的短信加锁;收藏重要短信。
根据长期跟随腾讯微信报道的搜狐IT记者王聪佶分析,从产品形态上看,这就是款普通的通讯录产品,但如果你这样看的话,就真的是被腾讯迷惑了,微信电话本其实是微信对运营商的杀招,其中三个要点值得关注:
1、微信电话本的战略价值:让微信号码替代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是运营商放在用户端的接口,微信号则是腾讯放在用户端的接口,微信号反向同步手机号码,实际上是微信向运营商进攻的信号。
举个例子,目前用户发送短信的过程是:
短信应用(通讯录)->手机号码-运营商网络->手机号码-短信应用(通讯录)。
一旦微信号获取了手机号的信息,用户的短信应用完全可以变成:
短信应用(通讯录)->微信->运营商网络->微信->短信应用(通讯录)。
2、终极目的是让运营商信息流和微信信息流合一。
既然号码可以合一,信息流自然也可以合一,目前微信号还未能替代手机号码在通话方面的需求,但这并不是技术方面不能达到,而是政策比较敏感,微信将这个功能隐藏的很深,体验也称不上优秀。
但网络电话这个功能,微信早晚会去做,但如何做?首先要控制住用户的手机号码,再将手机号码的通话需求转移到微信上。
其实市面这类产品一直不鲜见,他们的共同名称是:网络电话,比较具有迷惑性的说法则是免费电话。微信想做的,正式加入免费电话的行列。
3、微信电话本的难点:神不知鬼不觉情况下,获得数亿装机量。
运营商也不傻,闹过OTT风波后,运营商对于微信的动态自然十分关注。这也正是微信电话本这么“低调”的原因,但通讯录这种产品,装机量小了没有意义,完全侵蚀不到运营商市场;声势大了,又容易引起运营商主义,掀起又一次OTT风波。
OTT风波:微信大获全胜
2012年12月,中移动举行一年一度最大的开发者大会,中移动CEO李跃在与CCTV主持人关于应对互联网企业竞争讲话内容中,不断提到了“腾讯、QQ、微信、挑战”等词汇。
李跃称,腾讯QQ占用运营商信令资源非常大,原来的一些机制不太适合传统运营商的网络设计,中移动和腾讯相互之间应该有沟通。全世界运营商网络被即时通讯系统干扰,甚至出现大规模阻断案例的不少,如果没有良好的沟通,没有相互合作的好机制,所提供的服务就不能长久,更不能优质。因此,运营商和OTT企业间需要有相互理解,共同发展的问题。
一石激起千层浪, 关于微信“信令资源”这个话题,进行了较长时间的争议,
在今年博鳌论坛上,中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指出,OTT服务的确加重了运营商的网络负担,心跳给网络带来非常大的压力,这是无线互联网上产生的新问题,也是世界性难题。随后,中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表示,像微信这样“永远在线”的应用,会不断向运商网络发出“心跳”,这些“心跳”本身没有任何流量,但是会占用运营商的信令通道,如果“心跳”过快过多导致“信令风暴”,就会导致运营商的网络出现问题,甚至是瘫痪。
4月9日,腾讯发布公告称,已启动针对2G/2.5G网络优化计划,正研发新一代动态心跳技术,与运营商运维部门共同探讨信令解决方案,这等于将皮球踢给了电信运营商。
“信令风暴”以运营商的失败,而暂告一个段落。接下来就是非技术性的运营商模式的探讨。
在巴塞罗那MWC移动世界大会,中国移动邀请的四大门户、多家平媒,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中移动CEO李跃接受媒体公开采访。让中移动始料不及的是,报道出现一边倒:奚国华称微信Skype比电信联通更可怕。“如微信、Skype,对我们的语音、短彩信产生了很大替代性。从我的角度看,互联网的挑战竞争更可怕。”
这是中移动高层内心对微信的恐惧集中释放。关于微信的运营问题,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今年3月份第二届“岭南论坛”时表示,微信有收费可能,但不会大幅度收费。工信部正在协调运营商微信收费一事,他们会考虑运营商的合理要求。
然而,时至今天微信丝毫没有能够收费的迹象,倒是微信的免费业务正在向IP电话方向延伸。
通过“信令风波”、“收费风波”不难看出,尽管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满腹委屈,但是,哑巴吃黄连,舆论牢牢控制在腾讯方面,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一、信令这个技术名词并不为大众所知;其二、互联网本身在公关能力超过电信运营商,腾讯拥有自己的互联网门户平台;其三、再加上民间反运营商垄断情绪高涨,免费的破坏式创新被强烈围观。因此,腾讯是否占有信令、是否有能力优化电信运营商的网络,无人理睬。只要监管部门不出政策,哪有免费的午餐不知道享用?

瑞安网络公司关注网络行业发展

 

上一篇文章:互联网企业要增强创新发展的紧迫感
下一篇文章:谷歌六年遭遇37起反垄断调查 全球反垄断经验值借鉴